<label id="d3ofo"><track id="d3ofo"></track></label>
    1. <dd id="d3ofo"><center id="d3ofo"></center></dd>
      <progress id="d3ofo"></progress>

    2. <th id="d3ofo"></th>

      <button id="d3ofo"><tr id="d3ofo"></tr></button>
      • 會員免費下載
      • 全站可下載
      • 每日更新
      • 尊貴會員銘牌
      • 專享高速下載
      • 享有專屬客服
      立即開通會員買1年送1年
      • 正版授權 商用無憂
      • 版權協議保障
      • 多人使用 高效便捷
      • 正規發票 報銷無憂
      立即加入企業VIP送京東購物卡
      登錄注冊
      游客您好
      不支持第三方賬號登陸
      • mfsun.com

        工作時間

        周一至周五:9:00-21:00

        周末及節日:9:00-18:00

      • 手機版二維碼

        隨時手機查資源

      • 掃描二維碼

        加入官方VIP

      同心之秋 中尉
      • 未知地域
      • 67發帖數
      • 67主題數
      • 0關注數
      • 0粉絲

      最賤的拍馬者

      [復制鏈接]
      153 0
       樓主| 同心之秋 發表于 2021-12-2 10:23:19 | 只看該作者 |閱讀模式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      曾在舊書攤上淘得一本小書,名曰《馬屁大觀》,選注者李奮起先生在前言中說:“本書從‘二十四史’、《資治通鑒》、《續資治通鑒》、諸子、筆記小說等近百部古籍中選取關于‘拍馬屁’的材料數百則。”——數量確是可觀的了,可選注者又說:“關于‘拍馬’的記載,散見于浩如煙海的古籍中,搜羅難以窮盡。”我相信這決非選者的謙辭。由此可見,中國倒也是一個拍馬屁的大國,算得上是又一個“中國特色”了。

      拍馬,一旦成了學問,寫一點贊頌的詩文,說一點夸張的美言,奉一點精致的器物,就只能說是通常慣見的手段,已算不得高深與精致,惟有格外的機智和奮不顧身的勇猛,才是拍馬中的佼佼者。明朝時大學士萬安深得皇上恩寵,倪進賢聽說萬老大人“老而陰瘺”,便百計弄來奇藥為其“洗之”。漢文帝近侍鄧通看到文帝長了膿瘡,就用嘴巴為其吸膿。北齊成武帝的寵臣和士開得了傷寒,醫生告訴他“應服黃龍湯(即大糞)”,和大人面露難色,當時正巧有一文人在場,自告奮勇說,此物甚易服,請讓我先為您嘗一嘗,說完竟真地喝了一口。

      看《大觀》中的拍馬者,并非全是寡廉鮮恥的世俗之人,絕大多數是熟讀經書的文人士子——有些還是歷史名人。明朝宦官劉瑾當道時權勢炙天,惡名昭然,他在東陽門外建了一座玄真觀,當時的大學士、詩人、書法家李東陽竟為此觀寫了碑文,對劉太監備極稱頌。

      放下“高貴”的身段,做出如此下作的行徑,以正常人的眼光看,確是有些令人不解的。但是,待看到他們后來的所得,也就有些明白了。中國的文人,大多的出路在到皇帝的手下討個一官半職,以養家糊口。所以,要想弄得官位,就必須說皇帝好——其他受拍者,皆為皇帝的寵臣,也是間接地拍皇帝。倘要罵皇帝,別說從他手里謀得職位,那是連吃飯的家伙也難以保住的。所以,皇權之下,文人們比的就是看誰的頌歌寫得更好。而這頌歌,豈不也是拍馬的一種?所以,說起來,皇權之下中國文人的很多文章,現在讀來,都有拍馬的味道。

      即便是拍馬的頌歌,稍不小心,也是要會要命的。朱元璋時代,因為寫賀表而觸了朱皇帝的大忌而丟官無命的,不知凡幾。雍正五年(1727年)正月,黃河水自河南陜州至江南桃源縣的二千里,水色澄清,一時被稱為亙古未有之祥瑞。太常寺卿鄒汝魯便向皇上進了一篇《河清頌》,原本想拍拍皇帝,誰知因文中有“舊染維新,風移俗易”兩語,而引得雍正大為不快,說他借用了《書經》中的“舊染污俗,咸與維新。”“顯系譏訕,甚屬可惡。”下諭“鄒汝魯著革職,從寬免死,發往荊州府沿江堤岸工程效力。”

      要想從皇權的手里,謀一點吃飯的事業,或想討得更大的賞賚時,除了作文章之外,自會更進一步,而舔瘡嘗糞之類,雖極其下作,令人作嘔,但也正是“乞討的演進”。那位獻洗藥的倪進賢就得了御史之職,雖被世人譏為“洗鳥御史”,可他做起那官來并不覺得有鳥氣。吸膿的鄧通更是了得,皇帝允許他“印錢”,一時“鄧氏錢遍天下”。

      當然,拍馬也還有另外的原因,即不得不拍。后梁宣帝被周武帝俘獲,有一次周武帝彈起了琵琶,宣帝就立即跳起舞來,并對武帝說:“陛下既彈五弦琴,臣何敢不同百獸舞?”當年也曾是威風凜凜的皇帝,如今卻是甘心做牛馬了,原因在于他的命運正掌握在人家的手里,倘不拍馬,或拍得不好,別說要活得好,恐怕連性命也保不住了。由此可知,拍馬術也是生長在威權叢林之下的生存術。

      對于拍馬迎須,無論是于士子之中,還是在世俗凡人,都是很以為恥的事情。所以我就在想,自古以來的拍馬者,其實他們是很明了自己在做什么的,這只要看一看一些拍馬者選擇的時機與方式,就十分明白。

      說起來,拍馬,有時倒也是一種可以原諒的事情,因為當各種各樣的生存資源都掌握在強權的手里時,要想在其之下生存,或者還想要活得更好一點,也就只有屈從于強權。而拍馬正是表示屈從的最好方式。這也是一些文人士子雖然學的是正人君子之道,但到頭來仍不免去干拍馬的勾當的原因所在。這一點也可以從特朗普當選為美國總統一事上得到反正,那里的知識界人士——比如媒體與演藝界,很多自他出來參選就一直在罵他,有雕塑家甚至塑了他的裸體像,于大庭廣之下羞辱他,而他除了毫不客氣地與他們對罵,并不能滅了他們的事業,奪了他們的奉祿,更不要說殺了他們的頭。

      但有一種拍馬卻是極可惡的,算得上是其中最賤的一種,即挖空心思,幫著皇帝出主意、想辦法,打造圈禁與制造更多拍馬者的籠子的拍馬屁者。這好比皇帝說:治國的事,得我們大家一齊來辦。他卻法袍都未曾撩起,就撲通一聲跪在地上:萬萬使不得,只有皇上您一人說了算,天下才能大治!

      轉載  原作者理釗

      本站資源均來自網絡,測試試用請在24小時內從你的電腦刪除!如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。 本站為信息化技術交流平臺,與任何公司或個人不存任何分銷或代理關系,不代理或銷售任何品牌軟件,請購買正版軟件,支持國產軟件! 相關技術服務需求,請聯系在線客服
  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用戶注冊

  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  本站為非營利性個人網站,本站所有軟件來自于互聯網,版權屬原著所有,如有需要請購買正版。如有侵權,敬請來信聯系我們,我們立刻刪除。
      W66N.COMW66N.COMX3.4 ©2001-2013 www.w66n.com 威尼共享版權侵權舉報
      农村老熟妇乱子伦视频